教育宝安卓

座 机:教育宝首页
手 机:13842593595

公司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教育宝 > 教育网 > 正文

和重庆大学同龄的90岁院士告诉你 什么是“人生的价值”

教育宝 发布时间:2019-06-10 浏览:160次

  新推出的生物识别认证技术填补了这一空白,其中许多技术价格低廉、易于使用,甚至可以内置在大多数人口袋里的移动设备中。  如今凭证违规事件不断成为头条新闻。例如,今年一名黑客窃取并发布了美国44家公司近10亿条用户记录;Facebook公司也被披露泄露近50亿个密码;微软公司确认其大量电子邮件泄露;一名黑客发布了美国数千名警官和FBI探员的信息;乔治亚理工学院泄露了100多万条记录;由于网络钓鱼攻击,美国联邦应急管理局泄露了160万条办案记录,而这样的坏消息还在不断涌现。  对于负责数据中心安全性的管理者来说,关键员工很可能成为违规行为的受害者,并且他们的凭据可能已经受到损害。

  社会音乐教育培训机构专场尤其关注教育培训相关的资本动向和经营模式,来自教育理论界、教育培训机构、教育投资与咨询、行业独角兽等近20位行业大咖,围绕目前音乐教育培训行业的现状、市场痛点、政策趋势和发展空间,为从事音乐教育、商贸、生产、演艺的广大从业者提供政策分析、前沿理念和商业模式分享,呈现一场多维度的跨界思维碰撞。现已邀嘉宾包括著名音乐教育家吴斌、周海宏、袁莎,首都师范大学教授雷达,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基础教育教学研究中心中小学音乐教研室主任梁洪来,Musictalks音乐教育平台创办人周洲,蓝象资本创始合伙人宁柏宇。多位音乐教育品牌机构创始人或CEO全情参与,如JZMusic任宇清、九拍教育李红育、悦趣音乐章啸路、知音文化朱文玉、中欧商学院李翼成、乐斯教育宫旭生、VIP陪练葛佳麒、星艺琴行翟联合、宏声琴行刘宏、润声文化杨志钢等。

和重庆大学同龄的90岁院士告诉你 什么是“人生的价值”

鲜学福工作照在重庆大学,提及鲜学福,他是一位令人肃然起敬的“老者”,这位和重庆大学同龄的老人,是中国工程院院士、我国著名矿山安全技术专家、煤层气基础研究的开拓者。

虽然今年已有90岁高龄、满头白发,但他仍然活跃在学校教育一线。 1956年,老人来到重庆大学采矿系执教,60多年来,他几十年如一日地工作,送走一批又一批优秀学子。 老人曾感慨地对学生们说:“我的求学之路一直在警示我,学海无涯、人生苦短、珍惜时光、多干实事、回报祖国,这才是人生之所在。 ”去年,他依然在精心辅导学生,他修改的论文,每一页都布满了铅笔写下的修改批注,大到结构调整,小到标点符号,有的地方还有橡皮擦反复擦拭的痕迹……“以党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鲜学福于1929年1月29日出生于四川阆中县。 195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60—1964年,在莫斯科矿业学院留学并获副博士学位。 从1956年开始在重庆大学工作,1999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鲜学福工作照鲜学福长期以来严格以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发挥党员的先进性和示范性,刻苦钻研,以人民科学家、教育家对党对人民的无限忠诚和热爱,多年如一日,进行科学研究和人才培养。 他认为,一个共产党员,一个人民教育工作者,一定要十分关心青年学生,因为他们是祖国的未来,是事业的希望。 他从一个共产党员的责任感出发,在教学、科研十分繁重的情况下,尽量抽出一些时间深入到学生中,与他们一起交流思想、沟通感情。

有一次,一个研究生与他探讨知识分子的社会作用和社会价值。 鲜学福对他讲:“政治上向共产党靠拢,学术上有所造就,这就是中国知识分子的社会作用和社会价值。 ”“幸遇春风育桃李”许江和重庆大学资环学院党委书记、原院长尹光志都是鲜学福1978级的学生。 鲜学福办公桌堆满书籍1977年恢复高考后,鲜学福和几个教授一起,在重庆大学创办了国内首个矿山工程物理专业,尹光志和许江都是这个专业招收的第一批学生。

早年间,鲜学福和他的团队就在煤与瓦斯突出灾害的防治方面开展了大量理论和实践研究,其成果在1978年召开的全国科学大会上获奖。

1978年3月18日至31日,党中央、国务院召开了规模盛大的全国科学大会,迎来了中国历史上灿烂的科学的春天。 对此,鲜学福感同身受。 和全国众多科技工作者一样,鲜学福学术和教学生涯中的黄金时期,就是从这个春天开始的。 1978年以后,鲜学福得以全身心地投入到中断多年的煤与瓦斯突出灾害防治研究中,并大力培养高层次人才。

尹光志和许江既是受益者,也是见证者。 那时,在没有任何经验可供借鉴的情况下,鲜学福创造性地开展了一系列办学方法,比如跨学院学习、牵头编撰专业教材等。

“我们专业培养出来的学生基础都是非常好的,在整个矿业界的口碑也很好,这些成就都得益于鲜老师严谨的治学精神和创新的办学理念。

”尹光志说。

“争分夺秒要为国多育人才”2018年3月9日,殷宏来到导师鲜学福的办公室,把6万余字、120多页的论文交到导师手里。

让殷宏意外的是,十天后,除了把修改后的论文返还给殷宏,鲜学福还手写了两页修改意见。

这是一本沉甸甸的论文,每一页都布满了铅笔写下的修改批注,大到结构调整,小到标点符号,有的地方还有橡皮擦反复擦拭的痕迹……这些痕迹表明,每一处修改批注都是鲜学福反复斟酌后写下的。 鲜学福用心地批注看着密密麻麻的批注,殷宏能够想象出这位89岁老人埋头修改论文的样子,既心疼又感动。

在鲜学福门下的这5年,类似的感受常常涌上殷宏心头。

他还记得第一次写实验方案时,导师修改过的地方比这次多得多。

最让他感动的是,鲜学福担心他看不明白,特意将修改后的方案誊抄了一遍。

“在成为鲜老师的学生之前,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细致的修改意见。 从鲜老师身上,我看到了老一辈科学家对待科研、学术、教学的认真、严谨和专注。 这是我这5年来最大的收获。 ”殷宏说。 对此,鲜学福说:“我不是什么风流人物,成就比不上其他院士,在茫茫人海中,我只是沧海一粟,我也不追求什么名份,只想在自己的学科领域踏踏实实地干点事。 学海无涯,但我也坚信,有志者事竟成。

”当谈及采矿专业的前景时,鲜学福仍满怀深情地说:“矿业是国家的基础产业,然而这方面却人才匮乏,我们要培养更多的人才,担当起振兴矿业的责任。

”老人曾感慨地对学生们说:“我特别想带你们年轻人,为国家培养更多的人才。

虽然我身体不大好,但只要你们想学,我一定会坚持送走最后一位学生。

”如老人所承诺的那样,他一直坚持到现在。

上一篇:42中教师获省初中数学评优课一等奖

下一篇:点赞!市实验高级中学农耕校本课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