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宝安卓

座 机:教育宝首页
手 机:13842593595

公司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教育宝 > 教育网 > 正文

田单火牛阵-历史故事

教育宝 发布时间:2019-05-16 浏览:47次

田单火牛阵来源:时间:是齐国田氏远房的贵族。 齐湣王在世的时候,他在临淄是个无声无臭的小官。 赶到燕军打到临淄的时候,城里的人纷纷往外逃难。

他也随着本族的人坐着车逃到安平[在山东省临淄县东]。

这回逃难给了他一个新的想头。 他觉得车轴在车轱辘外面伸出一个头来,不光太占地方,还容易损坏。

他把本族的车全改了,把车轱辘外头伸出的那截轴头锯短了,再拿铁皮把车轴包上。

这种小小的改革正跟把长袖子改为短袖子一样,只是为了方便罢了。 可是也有人我笑他,说:把车轴头锯得那么短,还像个什么样儿呐?日子不多,燕军攻破了安平,安平人争先恐后地乱跑,路上车辆拥挤得像打转的牛阵。

车轴头伸在外面老碰着别的车辆,有的车动不了啦;有的刹不住车,车轴折了翻了车。

那些讥笑过田单的人有不少给燕军俘虏去了。

田单这族人因为有了这小小的一点改革,居然脱险逃到即墨。

为这个,田单出了名。 接着,军队来打即墨。 即墨大夫出去一打,打了败仗,受了重伤,没多大会儿死了。 城里没有人主持,军队没有人带领,差点乱起来。 大伙儿就公推田单为将军,才有个带头的人。 田单亲自操作跟士兵们同甘共苦,又把本族人和自己的妻子也都编在队伍里。

即墨的人见他有这种忘我的精神,特别佩服他。

田单知道的本领,不敢出去跟他开仗,老是挺严实地把守着城。 等到燕惠王一即位,田单就钻了空子,暗中派人上燕国到处散布谣言。 燕惠王果然派骑劫去打即墨。 田单头一步挑拨是非,离间君臣的计策办到了。

他又利用军队里的迷信,向士兵们报告,说:老天爷在梦里跟我说了,还能够强起来,燕国准得败落;再过几天,老天爷一定打发个军师来,敌人就快打败仗了。

田单在军队里挑了一个挺机灵的小兵叫他装做老天爷的军师,给他穿上特别的衣裳,叫他朝南坐着。 以后田单每逢下令,先去禀告军师,这个命令就格外受到尊敬。

他对城里的老百姓说:军师嘱咐说,在吃早饭跟吃晚饭的时候,先得祭祖宗,祖宗的神灵就来帮助咱们。 祭祖挺简便,只要在房檐上搁上一点点儿吃食就行。 城外燕国人听说城里来了一位老天爷的军师,已经有点害怕了,后来又瞧见好些鸟儿天天早晚两趟飞到城里去,就更加害怕起来了。 彼此着,老天爷帮助齐国,咱们可有什么办法呐?田单还叫几个心腹到城外去谈论。

他们说:从前昌国君太好了,抓了俘虏还好好地待他们,城里的人当然不怕了。

要是燕国人把俘虏的鼻子削去,齐国人还敢打仗吗?有的说:我们祖宗的坟都在城外,燕国军队要真刨起坟来,可怎么办呐?这种仨一群儿、俩一伙儿的谈论传到了骑劫的兵营里。 骑劫听见了这些话,就真把齐国俘虏的鼻子都削去,又叫士兵把齐国城外的坟都刨了,把死人的骨头拿火烧了。 即墨的人听说燕国军队这样虐待俘虏,全愤恨起来。

后来他们在城头上瞧见燕国的士兵刨他们的祖坟,就都哭了,咬牙切齿地痛恨敌人,大伙儿全都一心一意地要替祖宗报仇。 即墨的士兵们和群众都纷纷向田单请求,一定要跟燕国人拼个死活。

田单就挑选了五千名先锋队,一千头牛,先训练起来,叫老头儿和妇女们在城头上值班。

他又搜集了民间的金子,打发几个人装作即墨城里的富翁,偷偷地给骑劫送去,说:城里粮食已经完了,不出三天就得投降。 贵国军队进城的时候,请求您保全我们的家小。 骑劫欢天喜地地满口答应,还交给他们几十面小旗子,叫他们插在门上,作为记号。

骑劫得意洋洋地跟将士们说:我比乐毅怎么样?他们说:强得多了!这一来,燕军净等着田单来投降,用不着再打仗了。 那些派去的人回来报告了田单以后,田单就把那一千头牛打扮起来。 牛身上披着一件褂子,上面画着红红绿绿、希奇古怪的花样;牛犄角上捆着两把尖刀;牛尾巴上系着一捆吃透了油的麻和苇子。

这就是预备冲锋的牛队。

那五千名敢死队的脸上也都打上五色的花脸,一个个拿着大刀、阔斧跟在牛队后头。 到了半夜里,拆了几十处城墙,把牛队赶到城外,牛尾巴上点起火来。 牛尾巴一烧着了,它们可就犯了牛性子,一直向着燕国兵营冲过去。 五千名救死队紧跟着杀上去。

城里的老百姓狠命地敲着铜盆、铜壶,也随着跟到城外来呐喊。

一霎时震天动地的喊杀声夹着鼓声、铜器声,打破了安静的黑夜,吓醒了燕国人的好梦。 大伙儿手忙脚乱,慌里慌张地找不着家伙了。

睡眼朦胧地一瞧,成千成万的怪物尾巴烧着火,脑袋上长着刀,已经冲过来了,后头还跟着一大群希奇古怪的。 胆小的吓得腿也软了,走不动。

逃命要紧,见了老天爷的军师派下来的鬼怪,哪儿还敢抵抗呐?别说一千对牛犄角上的刀扎伤了多少人,那五千名敢死队砍死了多少人,就是燕国军队自己连闯带跺地一乱也够受的了。 骑劫坐着车,打算杀出一条活路,正可巧碰上了田单。 那个自认为比乐毅强得多的大将就给田单像抹臭虫一样地抹死了。 火牛阵田单整顿了队伍,接着还往下反攻。

全国哄动起来。

已经投降了燕国的将士一听到田单打了胜仗,燕国的大将已经死了,都准备归顺田单。 田单的军队打到哪儿,哪儿的齐国人都打跑敌人,向本国反正。 各地民众先后响应,田单的兵力就越来越大。 不到几个月工夫,乐毅占领的七十多个城,全都收回来了。

将士们和民众为了田单恢复了父母之邦,立了大功,要立他为齐王。

田单说:法章住在莒城,我是远族,哪儿能自立为王呐?他就从莒城把太子法章接到临淄来。

择了个好日子,祭祀太庙,太子法章正式做了国君,就是齐襄王。

齐襄王对田单说:齐国已经亡了,全靠叔父重新建立起来,这个功劳实在太大了,叫我怎么来报答您呐?叔父早先在安平出了名,就封叔父为安平君吧。

田单当时谢了恩。

齐襄王又拜王孙贾为亚卿。 一边迎接了太史嬓的女儿,立她为王后。 燕惠王自从骑劫打了败仗之后,才想起了乐毅的好处,后悔也来不及了。

他写信再去请乐毅来,乐毅回了他一封信,说明他不能回来的难处。

燕王闷闷不乐,又怕乐毅在怨恨他,就把他的儿子乐闲封为昌国君。 这一来,乐毅好像做了燕国跟赵国和好的中间人。 末了儿他死在赵国。

赵国跟燕国和好的时候,屡次三番地来侵犯赵国,可都给大将打回去了。 秦昭襄王没法儿,只好假意跟赵国和好。

他想用别的手段来收拾赵国。

上一篇:《中华思想史研究集刊》第1集

下一篇:我校参加第十届国际空竹艺术文化节喜获佳绩